Saturday, September 24, 2011

做善事的都是善人吗?

听朋友提到一位做社区关怀工作的朋友的一些举动。 那位朋友为了扩展社区关怀工作,需要购置一所房子, 她找到卖家, 可是却用做慈善的借口, 把价钱压得非常低。  
我不晓得那位朋友是否成功说服卖房子的安迪,把房子便宜卖给她。但是, 当我听到这样的事, 我真的不敢苟同, 自己做慈善是一回事, 牺牲别人的利益来做慈善是另一回事。 
我想起另一件雷同的事。 前几年, 我家在装修时, 负责装修的督工是个安静且不善言谈的人,(只会讲福建话, 讲华语是一粒一粒的讲。) 装修期间和老公成了朋友, 有天他叫老公帮他解决一件事, 那天晚上, 他带了一个人来我们家, 老公也不让他们进门, 三人就在我们家篱笆旁谈了起来。 过了一会, 我听见老公提高了声音,这是他必须沟通却无法和对方沟通时的反应。
很快, 他们离开了。 老公一进门, 就说:“真的是受不了这种人, 用慈善, 华教做借口, 硬是把价钱压低。”
原来装修督工有块地在华小附近, 华小要扩建, 要买他的地, 却一再用做慈善, 华教大大的帽子, 把价钱压得很低, 督工想卖地, 却不想压低来卖, 买方很会说话, 他不善言语, 两难之间,只好请老公出马。
我问老公怎样对人家说。 他说:“支持华教是一回事, 不可以强迫, 卖地一定要两方同意价钱来卖, 怎么可以用支持华教来压低价钱, 如果人家有意要支持华教,卖了地, 有钱也会捐出来的。”  他又说:“管他用什么大道理,强逼人家低价来卖就不对了。”    
我们不怕遇到这样的事,因为我们能很好的且有意识的分辨做慈善的动机, 也有明确的立场来表达自己的意愿。 然而,对一些缺乏或没有这类意识的人来说, 是不是就会处在做不做慈善和违背自己的意愿两难之间呢?
尤其最近又听见朋友在捐献建校基金的事, 朋友孩子的班主任不接受少过RM50.00的捐献, 我不禁要问:“捐献是强制的吗?” 
当我听到要募捐的人说:“安迪, 我们是做善事的, 不是为我们自己的,。。。。” 我心里马上打了折扣, 我有偏见吗? 然而自小接受圣经的教导的我, 只能接受:「你施舍的时候,不要叫左手知道右手所做的,要叫你施舍的事行在暗中。你父在暗中察看,必然报答你。」(马太福音六:3,4)  

    
  

Sunday, September 18, 2011

新工作

最近的生活起了少许变化。
朋友介绍我到一间公司理账。 第一天去见老板,我带了工作履历表,他很满意。 我告诉他每天只能做1~2小时, 他也赞成。
从8月23日开始, 我开始了这兼职工作。
刚开始只是觉得帐目有点乱, 可能是没人处理的关系, 给了老板几个建议, 他都接受, 也给我一些支援(多两个会计书记), 可是,在谈话中, 觉得他好像不是要我把账目处理好那么简单, 我打定主意不管人事, 不管行政, 不管作业, 在上个星期, 我把行政上的标准操作流程(Standard Operation Procedures(SOP))拟好给他之后, 就告诉他我不做了, 但会把他公司的账目理好才走。 果然, 他说:“那我先不要开始执行这流程, 免得做一半一半。”  然后把SOP收在他的抽屉里。 
无所谓啦, 不会SOP的, 即使看了也不会想执行的。 给你也无所谓。
我告诉他不做的原因:要当执行员, 不能用我这种兼职的, 干不了事的, 要请个全职的才行。 当然, 如果他能马上请到一位能理账的, 我会马上退出, 因为。。。因为。。。 刚刚才发现公司几年来的账都没有审计过,(难怪一开始向他拿过去的账目, 他一直拖。。。)  我快晕了, 难怪他什麽都答应我, 而我。。。 怎样也要履行我的诺言, 不然还能怎样? 
所以, 我不要想太多, 每天去做个1~2小时, 能做多少是多少。。。 
 

Wednesday, September 7, 2011

捍卫童真

我们在一间小餐室用午餐。 餐桌上有个大约半尺长的小鱼缸, 里面只有一条鱼,可怜的小鱼在很有限的空间游着, 游着。。。
正等着食物上桌, 我拿出一本书看, 涵则盯着鱼缸里的鱼。
忽然, 涵呼叫:“妈, 你看, 你看!”  我连忙转头看鱼缸,他却说:“没有料啦, 等一下, 我叫你看你就要马上看, 现在没有了!”; “哎呀, lost 机会了!” 
我真的有马上回头看的。 不过, 我知道他那没耐性的脾气, 为了不让他失望, 我集中精神,  睁大眼睛盯着鱼看, 看着,看着。。。直到我的眼睛快抽筋了, 我眨了眨眼睛, 却听见:“妈, 看到了吗?” 
“啊, 什么?” ; “你没有看到咩? 它把头向上, 然后吐出泡泡。”
“吖, 你就是要我看它把头向上, 吐出泡泡?”
“是啦!” 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 哎哟, 我赶快拿书掩面, 免得他看到我眼球向上翻的模样!
我很快恢复常态, 因为想起他的级任老师说他在她学生当中, 是最具童真的学生之一。 
接着我认真的, 好好的看鱼儿游了, 那鱼儿真乖, 不到5秒, 再次‘表演’ 头向上吐泡泡的特技! 然后我说:“我看到了” ; 他说:“嗯!”
呼。。 我终于可以看书了。   

Friday, September 2, 2011

经典照片

这。。。太胡闹了吧! 哈哈哈~~~~ 


看看这两位未来体操女王。。。 ^ - ^

Kukup 一日游, 三人生日

妈妈建议我们这个长假到KUKUP一游,爸爸年轻时曾在KUKUP教书, 她想重游旧地。 
两个弟弟,弟媳和他们的小孩, 我们一家, 还有小文一家, 一共四家三辆车,在29日往KUKUP出发。 

文坐我们的车, 正在看书。 

涵也很无聊, 没多久, 两人在车上睡着了。 ZZZZZ......


佳节路上塞车, 本来一个小时的车程, 我们用了一个半小时才到达目的地。 

先用午餐先。餐厅里好多人, 我们好不容易等到座位, 马上叫菜;小白菜。

炸小苏东; 涵吃很多,因为漫画书Kachigo里面说很有营养!

咸鱼炒芽菜


大头

蜜汁鸡肉

脆皮海鲜豆腐

奶油虾

蒸鱼
我们的午餐, 一道,。。。一道。。。一道的上, (上得很慢), 到最后的鱼, 因为我们大家吃饭都吃饱了, 反而没胃口吃了, 结论是, 我们放进肚子里最多的是饭。 

餐厅的一端是建在陆地上, 另一端是建在海上, 我们在海上的一端, 小孩们在吹泡泡的当儿,等着船来载我们去奎茏。

在船上

哈囖

远处的奎笼

网中鱼

逗趣的河豚标本

远处可看到好几个奎笼, 船上的导游说;这儿养的鱼有出口到香港和台湾。

这是我爸爸任教过的小学; 这是我妈妈

这是最后的景点了。 我们买一点点的材鱼干之后, 大约是下午四点左右, 我们便回家了。 
回家之后, 还有节目等着我们哦! 
为什么是三根生日蜡烛呢? 因为29日是涵的生日, 30日是大舅的生日, 我们说好要一起切蛋糕庆祝的, 后来发现临时跟我们到KUKUP的小文的儿子,扬扬也是30日生日也!


 三位男生生日, 阿惟挤过来拍照。 ^ - ^  
Happy Birthday to all of you!

这 Fruity Paradise蛋糕很好吃, 可是很难切。

大家聚在一起吃吃喝喝走走, 是多麽好的一件事, 美好的一天!  

LinkWithin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